小九

即使我是属于看不见的人,我也不能当这些东西不存在。

更不用说,我看的很清楚。

甚至是,我在被拉扯着,我要裂开了。

可是我要怎么办呢?


为什么能从磕CP这件事上得到快感呢?

难道是共情能力太强了?


康德的《纯粹理性批判》真是前后矛盾不断,看的我想笑,都不想写论文了。

但是迫于生计,还是要把论文写了的。

自己选的题,哭着也要写完。

(不过康德老祖宗在写完后没有检查一遍吗?)


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的力量来摧毁。

在整个哲学史中,根本看不到人类所经受的深重苦难——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的耻辱。


此言振聋发聩。

对下学期的马经典添了些许期待。


敬这世间所有的美好,

也给了我这个残缺的灵魂以些许慰籍。


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将马哲过了一遍,

唯物主义、经济学、政治学在我的意识里交织。

既是深刻的批判和切入,又是易于接受和理解的话语和思想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马克思,确实有很大的魅力。

不是意识形态上的魅力,而是学说上的魅力,让我感受到了不同于哲学家那种高冷的气质。


《被解释的传统》这本书,且不论思想如何(我认为我的知识储备还远远达不到评价这本书学术思想的水平),单是语言就很有韵味。

可见陈老师和张老师的文学功底。

陈老师的《儒学的现代转折》文字也十分耐读,就和他上课的语言一样,言简意赅、意味隽永。


有点奇怪

大概懂列维纳斯为什么那么反对存在论了,

复习存在论=自杀,存在论是对我这个绝对他者的压迫和谋杀。

复习总结写到最后自己都看不懂自己总结了什么,所谓灵光一现、福至心灵真的只在电光石火那一瞬而已。

嗯,时间是绵延的,不可重复、不可逆转、不可分割。所以,也就那么一瞬了。


怎么会有这么多又蠢又坏的人呢?

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长出来的。

蠢也就罢了,并没有什么,反而有些人蠢得可爱,娇憨。

坏是个问题,但也有很多有人格魅力的反派,不是为他们开脱,只是也有些是可爱的(有些时候一个人被很多人恨和他同时被很多人爱并不冲突)。

只有一个,又蠢又坏的人,真的是一点也和可爱沾不上边,看了只觉得厌恶。